NT$1,280

◎藏妖『 緣罪 』

※本書為單一作品,狼殺手與偵探狐狸的故事。

※共三冊,肥本。





作者: 藏妖
繪者: M2ZE

頁數: 約 240+352+384P
價格: 1280





套書簡介

委託人殺上門來宣稱自己平白無故多了一段殺人記憶!

我是私家偵探,不是心理醫生。


沙灘冒出一具屍體,死亡現場與古怪記憶相吻合!

我是私家偵探,不是員警。



這屍體和委託人都跟哥哥有關係!

莊卓逸怒到掀桌子:「都來湊什麼熱鬧?」



本著儘快了結此事的意願,素有「逸公子」美稱的莊卓逸行動了,並在半路上給自己黑下一個神秘強悍的白髮男子做助手。

狡猾的狐狸偵探遇上了木訥的退役殺手,都是有謎團的人,看誰先被迷倒。。




人設
逸公子:27歲、皮膚略白、偏瘦身高178CM、氣質高雅、習慣穿西装,不繫領帶。翩翩佳公子~

齊俊陽:27歲、皮膚比逸公子稍黑、身高183CM、不苟言笑喜沉默、習慣穿休閒装、帥氣的面攤。花白髮色。



內容簡介

要找一個助手,比找情人還難!
自從上一個助手覺得自己人格分裂不幹了之後,
莊卓逸早就習慣獨來獨往,就算再麻煩的案子他也是一個人獨自解決,
但這一切卻在遇見了齊俊陽後,徹底改變。

很久沒遇上這麼強勁的對手了!
英俊的外表、不凡的身手、隱而不宣的迫人氣勢,
外加上一頭滄桑的花白頭髮及神秘的來歷。
這齊俊陽簡直勾動他心中千百萬隻好奇蟲,十足對了他的味。
硬逼著他做自己的助手時,那直射向他的殺意可是十成十的真,
但這才有意思不是嗎?
況且,有個聲音告訴他,要緊緊抓著這個人,不能放開。

所以……哼哼,齊俊陽你逃不出我的五指山了!






試閱由此去=> 戲言館





內容截選


「我知道。」他打斷了對方的話,「你在8月6號下午被人打暈,醒過來發現自己在伸手不見五指的小屋子裡。沒人給你食物和水,沒人出現。然後,你的大腦裡就有了一段在海邊將一個男孩掐死的記憶。但是這段記憶很模糊,不完整。你只是覺得自己殺了人。到了8月8號早上05:00點,有一個裝卸工幫你打開了大門,你出去才知道是荒郊的一個廢舊車庫。」

「對對對。」劉部長拼命地點頭。

唉……他無可奈何地歎息,推了推臉上的眼鏡:「你看我身上哪一塊地方像心理學家?你殺沒殺人,我根本沒法給你答案。」說著,歪歪頭,笑得人畜無害,「但是我可以給你建議。」

「什麼?」
「報警。」

我能掐死這破孩子嗎?劉部長咬牙切齒地想。






眼中溢滿了殺機。齊俊陽是今天第三個想弄死莊卓逸的人!

就在齊俊陽被惹火的時候,員警已經走得很近。
莊卓逸忽然收斂了狡詐的神情。嚴肅地低聲說:「放心吧,我不會讓員警帶走你的。既然你是我的人,我就會保護你。」

蓄滿了力量的手突然泄了勁道,他詫異地看著他。
莊卓逸忽略了齊俊陽的反應,反手扣住他的手,迎著員警而去。殊不知自己剛剛躲過生死一劫。





書房的門打開了,莊卓逸虎著臉沖進來一眼看到齊俊陽手中的相冊!
「還給我!」

他衝過去要搶,齊俊陽手臂揚起沒讓他得逞。莊卓逸急了,跳起來去拿,齊俊陽巧妙地轉身讓他再次撲空。瞥了眼他憤怒的神情,極為滿意這樣的反應。
莊卓逸急了,揮拳打去,只可惜逸公子在武力方面造詣不深,齊俊陽倒也不想還手,躲躲閃閃溜著他玩。沒多一會,莊卓逸累得氣喘吁吁,決定最後一撲!

眼看著這傢伙把掛在牆上的壁毯扯下來使勁一拋,齊俊陽站在原地不動,只等莊卓逸隨著壁毯的下落飛過來。
壁毯的下落遮住了他們的視線,齊俊陽左腳一個寸勁踢出去,地上一塊破碎的木板正正地打在了莊卓逸的腿骨上!

腳下失衡,優雅的公子面露驚慌,徑直撲進了齊俊陽的懷裡!後者下意識地伸手接住,摟住了他的腰,看到他眼中那滿滿的不甘。





他們在走廊上相遇,俊陽已經把孩子還給了母親,站在樓梯下面仰頭看著卓逸。
卓逸的呼吸很雜亂,大口大口喘著氣,眼中竟有些模糊。許是這點點的淚光映入了俊陽的眼裡,他忽然大步走上去,還沒等在卓逸面前站穩,就把人緊緊抱在懷裡。

俊陽的手臂很用力,勒得肋骨生疼,甚至比腿上的槍傷還疼。卓逸想要牢牢記住這疼,把它刻在心裡,烙在靈魂之中。

三番兩次的試探猜忌、反反復複的糾結不安、曾幾何時的患得患失、兩人之間的點點滴滴在這一刻猶如電影畫面一樣在腦子裡閃過。最終,他想要送走他,放棄他,再見他的時候,才知道,愛早已萌芽。他想開口,聲音嘶啞。

聽到他意義不明的聲音,俊陽抱的更加用力。這個人,這只時而狡猾,時而奸詐、時而溫柔、時而脆弱、時而逞強的狐狸,再也不能離開他身邊。他需要他,就像那時候狐狸說的「我需要你」一樣。也許,他們的前路還有荊棘坎坷,也許自己還會傷害他,無論怎樣,從今後,能傷他的只有自己,能愛他的只有自己,能留在他身邊也只有自己!

卓逸的手,摸到了俊陽微微顫抖的背脊,終於說出:「這一次,我死都不放手。」
「好。」
「你也不能。」
「好。」
「誰搶砍誰。」
「好。」

橫刀立馬,誰搶砍誰!





「卓逸……」
俊陽一聲溫柔的呼喚,讓卓逸的心顫了顫。到底還是男人,沒那麼多害羞的矯情,他提起腿跨在俊陽的身上,摟著他的脖子,兩個人額頭頂著額頭,深情凝視。
第一次,可以毫無顧忌地撫摸他的臉,額頭、眼睛、鼻子和嘴唇。卓逸用手指描繪著俊陽的輪廓,最後輕輕攏了一下他花白的頭髮,湊過去吻了光滑的額頭,再往下是鼻端……

狐狸有點磨人,落在鼻端的吻引起一陣微癢,勾著心裡的一團火衝到喉嚨,瞬間變的又乾又渴。忍不住抱緊他的腰一同躺在床上。讓他在身上趴著,不自覺的,一隻手順著衣服下擺滑了進去,入手的是纖細的腰身,隔著一層襯衫難以滿足。
「還疼嗎?」在衣服裡遊走的時候順到了卓逸的肩頭,這裡被子彈擦過,還縫了幾針。俊陽已經習慣了每天問上幾句,還疼麼?
卓逸搖搖頭,俯下身去吻他,甜膩的吻並不激烈,勾著對方的舌尖好像玩耍似的逗弄來逗弄去,最後,狡猾的狐狸輕輕咬了俊陽的舌尖,退了回去。

酥酥麻麻的感覺從舌尖一直延伸到心窩裡,俊陽還想要,還想要的更多。他抬起頭去追逐,狐狸的臉上露出偏不讓你得逞的玩味躲了開去,等他不敢造次的乖乖等著,這狐狸又來撩撥,撩撥過了又退縮。幾次下來,惹火了下面藏著爪子的木訥狼!

狐狸太調皮,幾乎要了他的命。

「等,嗯……」
被掀翻下去壓住的時候,來不及說句討饒的話就被堵住了嘴。自家的木訥狼熱烈的像團火,燒的他渾身酸軟。
客廳裡煞風景的落地鐘報出上午十點的聲音,卓逸清醒了幾分。青天白日的就這樣,是不是不大好?他的手抓住了俊陽的肩頭,試圖提醒他稍稍冷靜一些。上面的人順下手掐著了他的腰,用力往上一托!

凌亂的襯衫已經露出大半個胸膛,俊陽低下頭去,看到胸口處的那一點粉紅。
卓逸無意識地仰著頭,大口喘息。潔白的頸子上不明顯的喉結上下聳動著,俊陽的腦子嗡地一聲,挺了身子湊上去,張開嘴咬住,舌尖在裡面打著轉,手指一路摸到兩邊的鎖骨,撥開了襯衫,描繪鎖骨的線條。
喉結上像是燃起了烈焰,卓逸嗚咽了一聲,竟有種俊陽一個不小心會咬死自己的錯覺。可這更讓他敏感的許多,甚至願意把自己的生命放在他的嘴裡。

俊陽的手剝開了上面的襯衫,順著腰際去解褲子上的腰帶,卓逸的心存著三分緊張,七分期待,也就忘了時間的問題。他儘量放鬆自己,由著俊陽把腰帶抽出去。

評論

商品Q&A:

1.請問這本是繁體的嗎? 我知道已過了預購時間,但我在路天也沒找到,可以讓我下單嗎? 不好意思,造成您的麻煩,謝謝!
By 李伊珊
A:是繁體的唷! 但是目前過預購 你要等等現書囉~ ^^
2.請問12XX $ 是一套3本嗎? 全新的嗎XD?
By 徐小芝
A:你好

是的一套全三本 全新未拆封的喔~ ^^

顯示全部  提出問題

幣別
快速搜尋
 
用關鍵字尋找商品。可直接輸入作者.類別.書名查詢。
進階搜尋
公告及工商服務